高考成绩量化与专业个性化间的校考标准较量|2021编导艺考再观察

伴随着疫情,2020年艺考像整个社会上其他活动一样注定不寻常。

北京电影学院2020年重点专业取消校考

中央戏剧学院重点专业“影视编导”只进行远程考试

中国传媒大学戏剧影视学院重点专业

从各个艺术院校的调整方案中看,以往正常的艺考秩序似乎被打乱(北电向中传高考掐尖招生致敬行为:编剧取消校考(黄丹老师可好?);中戏复制北电较为成功的新星专业“影视编导”压缩成一次远程考试;中传招生中不多的几个艺术专业的考试都为“正能量”满满的“高考命题作文”)。

过去较长的一段时间,从艺考生到家长,从培训机构到散落在各处的辅导老师,从利益相关者到艺术高校方案制定者,仿佛都在思考2020年的艺考风格是不是过于有点魔幻现实主义味道。

其中,令很多机构、高中学生及家长关注的,并不是还未完美收官的“2020艺考”,而是2020年取消专业校考、按高考成绩录取是权宜之计,还是未来的常态化艺考方案?

实际上,大家对“取消专业校考、按高考成绩录取”的艺考政策已经不陌生。自从省统考推广以来,综合类大学的艺考(编导类专业更多)就已经按照高考成绩录取了。很大程度上,大家所关注的是重点知名专业大学的校考及专业选拔(比如,北电、中戏、中传的一些专业)。下面我们就简要分析一下文化课与专业课在艺考中的平衡问题,也给未来选择艺考的同学一点启发。

特殊情况下,涉及艺考的各个高校都调整制定了特殊的考试方案,有的院校将部分校考专业取消,按普通高考分数录取,部分专业校考内容压缩并延期至高考之后。为此,社会上,尤其是在与艺考相关联的培训行业内引起较大的关注与讨论,甚至某些知名艺术高校的调整方案还引起了巨大的争议,成为各类大小媒体焦点话题(如,北京电影学院的戏剧影视文学专业,按照文化课高考成绩排名录取)。

影向吴峯老师指出,此次特殊艺考方案中的焦点依然是“文化课与专业课”平衡问题。在此之前的3年内,艺考改革,艺术专业招考政策一直在剧烈变动之中,文化课成绩在艺术专业招生考试中逐渐占据核心位置。其中的直接原因,与艺考异化为“低分考学”路径不无关系。

多年来进行的提高艺考生文化课录取分数线这一政策,只是对狂飙突进多年的艺考的矫枉过正。不论是艺术精英艺术人才(以专业大学开设的某些专业为代表,如,北电中戏导演、编剧等),还是艺术领域的从业人员(电视编导、演员、播音主持等),都会在人文修养、文化素质等方面有较高的要求。实际上,近十年来的艺考招考对于文化课成绩的要求都在低位徘徊,特别是社会资本深度介入的某些民办大学,对于艺考生的文化课录取成绩要求几乎没有了底线。也正是这些所谓的“艺考大学”给广大高中生(主要指进入高三后成绩难以提升的学生)造成一种危害极大的“误导”:艺考大学=低分可以上的大学。这一类误导结果是什么呢?大量投机的低分考生入局,低层级的大学变着花样多招学生,而大学低水平专业教育导致毕业生就业去向不明,大量的所谓艺术专业学生毕业即失业,根本没有对口就业的可能,此类院校的大多数毕业生无法正常渠道进入影视或传媒行业就业。

为此,国家近三年来不断深化艺考政策的改革,并强力推进某些艺考大学院系的撤、并、转工作,特别是独立院校的规范化办学强制验收是重中之重,撤除与公办大学的关系,更换大学校名成为常规动作。这些大学常常被艺考生们视为保底院校,如,中国传媒大学南京广播学院,,将转设为民办高等教育机构后,背靠中国传媒大学将成为历史,之后更名为南京传媒学院。

当初为大学赢得面子、钱袋子而开办的独立学院,办学性质不够清晰,长期陷入公办、民办“都不靠谱”的尴尬局面。绝大多数独立学院往往办学特色不突出,办学师资上对于“母体大学”依附关系和受传统大学办学文化影响,独立学院在人才培养模式上也难有大的创新,甚至有些大学从开办之初,除了为投资人盈利,就没有什么专业教育目标。培养出的专业毕业生,与普通大学从业者来比较,不但专业上没有任何优势,反而由于文化修养低下导致职业之路越走越窄。影向编导艺考名校备考工作室的吴峯老师给笔者讲,事实上,艺考对于文化课的要求是一个专业内在的,艺术个性与人文修养是紧密相关的,这是专业教育规律。

任何一所大学的专业教育者,都十分清楚文化水平、人文修养对于专业学习及未来职业有着巨大的影响。一个没有足够雄厚的文化基础作为后盾,任何艺术专业的创作之路都不会走的太远,现实中只有一部作品的艺术家多如牛毛,昙花一现的艺术创作者数不胜数。很多时候一些创作者的作品因为某些机缘巧合会有短暂的影响,但受制于文化基础、人文素质等因素的影响,后期创作枯竭,作品艺术价值极低。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文学系、美术系、摄影系等78班所谓的第五代电影人中,真正持续生产优质作品的创作者寥若晨星,也许个中原因很多,但文化修养欠缺是个重要因素。为此,北电导演系专业教育不断深化调整,其中文化课成绩是招生的基本要求,更为重要的是,北电的专业教育导向是从重视学生的人文艺术综合素质的培养开始,积极引导学生的文学创作,剧本写作、绘画创作、音乐创作等方面的“硬创作”能力。比如,电影学院毕业的贾樟柯、程耳,胡波,徐浩峰、陆川、娄烨等人的文学创作能力十分强大,与各个系重视人文教学导向不无关系。以专业个性化为主要筛选手段的北电导演,都在重视考生的文化课及人文素质等各方面的条件,中央戏剧学院、中国传媒大学、北京师范大学等知名院校没有理由不跟进。事实上,多年来国内几所重点的编导知名院校的艺考,在重视艺术专业个性化素质要求的同时,都在逐步提升考生的文化课录取成绩。这些院校的专业考试,在艺术专业个性与文化课基础两个方面的要求上,始终处于较为平衡的状态。某些辅导机构及辅导老师们“为利益不言真相”,导致很多人对于艺考的认知始终停留被误导的层面上。这些长期被错误信息控制的人对2020年疫情下的艺考变革感到意外,实属正常。

2020年艺考某些专业取消校考、按高考分数录取,并非否定专业个性化测试的必要,而是把往年专业考试中对文化课的高要求标准抬到一个“极端化”高度而已。有些院校此类极端化方案完全把往年“陪考者”们刷存在感的机会给“剥夺了”。比如,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编剧专业的按照文化课录取的方案,为什么能激起这么大的影响,主要原因就是报考这个院校的艺考生中,文化素质较差的“陪考者”占比高达90%以上(2019年北电文学系两个方向初试落榜平均比例约为90.5%,报名7090人,过关700余人)。而北电戏文的初试筛选主要标准就是文化艺术综合素养,其中文化基础素质为主要。但很不幸,大比例报考者都被误导—-要花费大量时间死记硬背所谓的文学艺术常识,殊不知常识在综合素质测试中占比极小。

2020年如无疫情,中戏、北师大、北电的戏剧影视文学考察也会加大并强化高中文化素质考察力度,尤其是文科综合知识与能力的考察。实际上,包括戏文在内的其他方向的专业,每年都在测试内容及命题方式有小范围调整,基本参照就是与专业息息相关的文化课综合基础。目前比较成熟的命题模型有两个:北电各专业初试题和中传文史哲初试题(文史哲是文化修养测试的核心)。中传自2019年以来的艺考深化改革,为整个艺考大学招考树立了榜样,同时也预示着未来的艺考测试进入更科学的轨道,尤其是对艺考考生初次选拔上,中传的模式意义更大。

2020北京师范大学戏剧影视文学专业测试内容

2020年中央戏剧学院戏剧文学系考试内容

2020年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考试内容新调整

综上分析,2020年疫情下的艺考方案并未脱离原有专业考试变革的方向,只是改变的速度、力度以及实验的程度大了一点:知名专业大学取消专业校考、按高考成绩录取只是权宜之计,也只是应用在文化课条件要求较高的部分专业上,而对于个性化素质要求高的专业(如,北电、中戏、中传导演专业)依然采用自主校考模式,不会使用统考成绩,更不会取消校考以高考成绩为主要选拔参照,其中艺术创作人才选拔要受到专业教育规律制约是不可忽视一个原因

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主任关于导演考试的说明

因为疫情,艺考的规则必然会发生变化,但无论如何改变,未来常态化的艺考方案中,文化课及文化素质必然成为衡量编导艺考生的核心指标。在此前提下,艺术专业个性化的测试选拔才有价值,这也是保留校考招生自主权的高校2021年艺考核心导向。

可以乐见的是,未来高校在基于专业要求前提下,艺考招生原则、专业考试规则及选拔标准都将朝着更有利于艺术人才培养的方向迈进。

附注:2020年编导艺考校考大学【仅供21届校招报考者参考】

中央戏剧学院、北京电影学院、中国戏曲学院、吉林艺术学院、 上海戏剧学院、南京艺术学院、山东艺术学院、 广西艺术学院、 云南艺术学院、、新疆艺术学院、四川音乐学院、中国传媒大学、天津工业大学、上海视觉艺术学院、浙江传媒学院、上海大学电影学院、暨南大学、南京大学、北京师范大学等。


北京影向编导名校私教小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