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模化、作坊式、“造星”尝试…上万家艺考培训机构竞争正酣

每经记者 白芸

每经编辑 温梦华

又到了一年一度艺考时。八大门类中最吸睛的莫过于表演专业,吴磊、易烊千玺、李兰迪、宋祖儿……今年参加艺考的各家鲜肉小花轮番霸占热搜。

在吃瓜群众忙着搜寻自家爱豆的同时,艺考的关注度和热度也逐年攀升,吸引了大量艺考生的涌入,由此艺考专业课培训也成为刚需。《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下简称“每经记者”)了解到,每年有近100万考生参加艺考,而顶尖院校中戏、上戏、北电的总录取比例约为380:1。同时,艺考生还需要支付一笔价值不菲的学费,月均价约在2万~4万元之间。

在激烈竞争、高额学费、高关注度等因素的叠加下,艺考培训市场逐年火爆,据《2017年艺术培训行业深度研究报告》相关数据显示,2015年高考艺术培训市场规模已达350亿元,预计2020年规模将增至540亿元。

艺考机构涉水“造星” 拉长产品链提供“一站式服务”

说起艺考培训,人们脑海中首先浮现的是各种简易的考前突击辅导班。实际上,艺考培训机构已经不是十年前的“艰苦”模样,而艺考培训市场也不再是一片蓝海。从事艺考行业15年的中影人艺考创始人杨立成向每经记者介绍,目前全国约有上万家艺考培训机构,并且每年持续新增,竞争渐趋激烈。

我国艺术教育机构数量及增速(图/相关研报)

每经记者观察到,近年来,在大量只针对高考升学的艺考培训之外,还出现了一些“高考+考后铺路”的一条龙式艺考培训机构,这些机构称可以为学生安排“出口”。这种一条龙式的艺考培训新尝试是否会成为主流?

今年参加艺考的李兰迪因主演《你好,旧时光》《无心法师2》等备受关注,“那时候她已经在拍戏了,只能在她拍戏的间隙,一对一(教学)”,为其教授专业课的艺禀天辅创始人彭云飞老师向每经影视记者透露。除了李兰迪,童星出身的林妙可、“小苏语凝”李凯馨也曾在去年于艺禀天辅接受艺考培训。

《你好,旧时光》中,李云迪饰演的女主余周周(图/官方剧照)

据彭云飞的合伙人张洋介绍,艺禀天辅和市场上的影视公司嫁接很紧密。“我们不仅专注于高考类艺考培训,而且会利用我们自己的资源,给学员向广大市场提供拍戏的机会,也会提供和各大经纪公司提供签约的机会,让艺禀天辅的学员可以在考学的同时,也多一条路走”。

表演、播音、编导类艺考机构中唯一的新三板上市公司微力量(836143),则在做艺考培训的同时,也参与投资《天津大码头》等影视剧,称为艺考生提供“一站式服务”。“我们帮助艺考生进入大学学习,通过大学教育后,也为他们也安排出口,进入一些影视类的经纪公司、剧组、节目组”,一位接近微力量的相关人士对每经记者表示。

不过,多位常年从事艺考教学的从业者告诉每经记者,称并不认同艺考机构走“造星”路线。“如果由本身是做艺考机构的做这个有些牵强,若是专做艺人培训的公司,也有自己的路子,那是另一个维度的事情”,一位业内人士向记者表达了一些个人观点。

“只做艺考培训,或是拉长产品链做后续服务,这是各自产品链选择的问题,总体看来,由于大部分学生关注升学,升学后的后续服务市场需求并不旺,只是少数需求”,对此,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也对每经记者分析道。

门槛低、乱象丛生、洗牌不断 行业亟需标准

艺考市场虽然一年比一年火爆,但是却始终没有出现像新东方、学而思这样的龙头教育机构,也很难独立上市,目前仍处在鱼龙混杂、乱象丛生的野生阶段。杨立成对每经记者直言:“这个行业,现在并不好,太多不讲诚信,坑蒙拐骗,外人看来艺考培训市场是上升趋势,但实际是下滑的”。

杨立成对每经记者透露,现在依然有很多地方培训机构与学校内部老师合作靠拿回扣生存,“现在中国的艺考培训市场是被这种培训机构给毁了”。“目前艺术培训发展太快,但是产能不够多,很多孩子毕业后,就业面窄,找不到理想工作,回去搞教育培训,找地方的高中老师拉关系、拉学生,有的跟学校五五分,比如收一万块钱学费,5000块钱给学校,校长、班主任等都能得到好处费”。

用户艺考机构来源(图/方正证券相关研报)

在每年大量新的艺考机构如雨后春笋般不断出现时,却也有不少经营了十几年的大型老牌艺考机构如奥尔艺考、艺先锋等却纷纷倒闭了。

“北京有几家大的艺考机构在地方做加盟校,只是带着北京的牌子到地方去,让学生交高额学费,实际上还是用原来地方的师资,没有匹配北京中戏、北电、中传等优秀师资,在地方出不来成绩,收费还很高,把口碑做坏了,也影响了北京地区,北京几家曾经风光一时的艺考机构每年做几千万产值的,但不注重师资和内部管理,把艺考教育当产品搞市场批发运营,最后短时间两三年内就倒闭了,也有很多全国地方机构在地方做几十家合作直营校与高中合作,不让学生请假外出学习,然后到北京创立了品牌,把学生带到北京急训冲刺班打着聘请北京中传、中戏、北电等名校师资,实际上聘请的大部分都是这几大院校短期培训进修班出来的人担任教室,打着几大名校毕业的优秀教师。”

在这种行业急剧不稳定的洗牌趋势下,各大艺考机构该何去何从、如何生存?对此,杨立成的表示还将继续扩大规模,放弃加盟校,将在西安、广州等12个城市建立直营校,全部由北京统一组建师资输送到地方。

与走规模化路线的中影人艺考不同,艺考市场也有不少存活十余年的专攻某一门专业作坊式艺考机构,这些机构师资规模普遍在10~20人左右、招生规模100~150人。“大机构基本饱和,有特点的小机构会越来越多,小机构相对灵活,资金管理、现金流其实都比大机构要好,大机构表面看起来很大,利润率其实很薄”,一位作坊艺考机构从业者向记者透露。

多位作坊式艺考机构创始人对记者表示,不会考虑融资或扩大规模。“我们不会去碰融资,我们的教学、管理都不是从规模的角度来考虑,一旦接触了就需要考虑体量、流水等,还是希望把更多的精力放在教学上”,专攻播音专业的梵贝传媒艺术学校校长王钢对记者说道。而前述作坊艺考机构从业者的考量则在于转型其他业务,“这个行业门槛太低,鱼目混珠,劳心劳神,需要行业标准,太多见不得人的东西”。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