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过去十年里,我们的流行舞蹈是如何反映文化变化的?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汪佳佳 一点也不八卦的show一点 金然 何晓婷 通讯员 过灵芝

我们到底想要什么样的日子?假如说,在改革开放的前三十年,我们在追逐梦想和财富的路上高歌猛进的话,那么在这个十年,我们更多的开始审视自己的生活,审视自己的内心,审视我们整个民族的精神世界。

而这,也是这部剧把《唐宫夜宴》这个相对冷门但更贴近文化思考的舞蹈题材安排在第一单元的原因。

《我们这十年》中的11个单元,由不同创作团队阐释不同主题,各团队的叙事理念相通,都以百姓视角勾勒国家十年间的辉煌时刻。在程蔚东看来,把这部剧置于时代背景下,这样的模式能让作品展现出现实主义创作的广度和深度,也能为各团队提供更多元的艺术表达空间。

这些代表崭新生活面貌的鲜活人物是如何选出来的?我们专访了《唐宫夜宴》的主创们,来听听他们如何通过这个故事,再现文化变迁路径的。

不仅是一支舞蹈

《唐宫夜宴》的主创们,用他们的亲身经历告诉了大家,坚持的意义是什么。

《我们这十年》第一个单元第一集一开场就牢牢抓住了大家的目光,以一个大家都极为熟悉并且喜爱的作品切入,为大家讲述那些他们不熟悉的故事——

2021年牛年春节,郑州歌舞剧院创排的古典舞《唐宫夜宴》“牛气冲天”火遍全网:一群“唐朝胖妞儿”从博物馆里“复活”,带我们重回大唐盛世……

你也许在电视上看过这个舞蹈,也许在网络上刷到过各种点评推荐,但你一定不知道这个舞蹈背后的创作之路是如此曲折。

但真的告别舞台?舍不得。

董思怡饰演的劲头很足但天赋平平的王宝圆说:“能让我每天跳舞,就是我想要的日子。”

万鹏饰演的天赋满满但不愿努力的林蓓蓓说:“比起不跳舞的好日子,我还是更爱跳舞。”

而易文艳更是在怀孕时,还选择重回舞台。

三类人物代表了现代舞蹈演员中的绝大多数人。她们有着大多数女性舞蹈演员都会面临的坚持与热爱,无奈与挣扎。

台前光鲜亮丽的背后,是数十年如一日的灰头土脸、汗流浃背,还有,初心不改。

故事可爱,角色鲜活,台词直戳内心,在弹幕、评分网站和社交平台上,随处可见观众们真情实感的共鸣,很多观众特别是年轻观众都被这个热爱的故事所打动。

他们说:“舞台上光鲜五分钟的背后,是舞者数十年功底的积累,是梦想与初心的坚守。”

从这部剧开始,大家终于明白,这样一支舞蹈并不仅仅是一场表演,而是一群人梦想的实现。

主创们明白,要表达的不仅是一个5分钟舞蹈背后的编排,更重要的是舞蹈背后的这群人,他们光鲜背后曾经的困境与窘迫,以及一个文艺院团如何在十年时间里,在市场、人才以及资金都不占优的情况下做出一个全国爆款。这背后折射的是文化自信,这些人是这十年中国文艺界中颇具代表性的形象。

细节完成讲述

编剧任宝茹和高璇,曾创作过《我的青春谁做主》《婚姻保卫战》等热剧,这次因为被舞蹈《唐宫夜宴》“惊艳到”而选择了这个题材,同时,任宝茹还是河南郑州人,对当地歌舞剧院也非常熟悉。

创作阶段,和郑州歌舞剧院的主要演员进行了15个小时以上的电话采访后,她们出发前往郑州进行了为期10天的采访,每天都泡在训练场和演员宿舍里,与 “唐宫小姐姐们”和节目编导朝夕相处,观察她们生活、排练时的状态,并亲身体验了《唐宫夜宴》的复排。”

深入实地调研后,任宝茹、高璇也对基层歌舞剧院有了全新的认知:“以前我们会觉得舞者就是生活在云端的,去了之后才知道,她们首席年收入只有6万,也就一个二线城市普通白领的收入。她们之所以能坚持就是因为文化自信。这是《唐宫夜宴》想表达的一个核心。”

故事就这样慢慢挖掘、搭建起来。原型也在其中发挥了很大的作用,给了很多细节上的帮助。

任宝茹说:“小艳的原型是郑州歌舞艺术中心首席舞蹈演员,曾在《唐宫夜宴》中担任领舞的易星艳,她会非常具体地帮我们提一些阶段性的方案,包括一些舞蹈的专业动作如何编排,一些经典舞段如何选择呈现。陈冉的原型——郑州歌舞剧院的编导陈琳会跟我们讲,怎么用一份钱让作曲、服装干两份活儿。罗冰冰的原型是郑州歌舞剧院的副院,会跟我们自嘲说,自己办公室的沙发都要被前来诉苦的人坐塌了。”

而剧中最终选择的演员,也能看出主创的用心。

张慧雯、万鹏、董思怡,这几位有舞蹈功底的演员发挥出了她们的专业优势,挑战了高难度的舞蹈动作;饰演编导的白百合不仅和原编导陈琳长得像,以前也有跳舞功底,她把自己对舞蹈的认识都投入了进去。看完四集《唐宫夜宴》,陈琳感叹:“除了反映了舞蹈,也刻画了演员的生存现状,很自然,很生活化地呈现了地方院团的演员生活。”

第一次作为旁观者在荧幕上看自己的故事,易星艳也非常感触,看剧的时候哭了好几回,在电话里给记者讲述这段过往的时候,依旧忍不住流下眼泪。

剧中,张慧雯饰演的易文艳怀孕了,但是依然坚持跳舞。很多观众很好奇,易星艳自己真的怀孕了吗?

“没有,这段是加工的,但是这样的故事并不是虚构的,它在我们其他的舞蹈演员身上是有发生过的。我们有一个同事,之前是《水月洛神》的群舞,她怀孕后,仍然坚持完成了几场非常重要的演出。” 易星艳说。

故事里的烟火气

《唐宫夜宴》之所以好看,除了精美的编排和演员们出色的表演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它浓浓的烟火气息。

项目筹备初期,《我们这十年》主创团队搜集整理了200多个选题方向,《唐宫夜宴》很快脱颖而出。

电视剧选择了很多极具代表性的情节和细节,去呈现这个台前幕后的故事。

剧中有这样一个情节,令观众印象十分深刻。一开始,剧院接到某电视台邀约,对方邀请他们上节目,但是要和明星一起合作,他们配舞。

白百何饰演的陈冉对导演强调,“我们只跳成品舞。如果要做改动,尤其是加一个明星进来那种,我们宁可就算了。”

陈琳回忆,当时电视台找来说上河南春晚的时候,她第一反应是“是不是让我们给明星伴舞?”在陈琳看来,《唐宫夜宴》是剧院的品牌,“要上就上我们的成品舞蹈。”

后来,导演组解释说不是,一切还是以剧院的节目为主。但是时间上需要精简到三分钟。“我说那不行,我们这个节目是7分钟左右,如果剪到三分钟,那故事就讲不明白。后来节目组让我们来修改剪辑,经过慎重考虑,为不影响舞蹈故事性和节目播出效果,我说只能减到5分40多秒,并得到了院领导的肯定和支持。如果行,那我们就去,如果不行,那我们也没有办法了。”

这样一个情节,立马将整个剧院上上下下的做事风格展露无疑,也让观众们对于舞蹈《唐宫夜宴》增加了一分理解。

电视剧还对舞蹈演员们的生活进行了生动了呈现。

“电视剧很真实还原了我们当时排练的一些故事。比如在准备节目时,因为时间很赶,录制的要求又很多,在休息的时候演员们倒在冰冷的地板上就睡着了。从电视荧屏上再看这个画面,我们自己也很感动。”陈琳说。

电视剧里,一个唐宫小姐姐身着华服,整整齐齐靠墙躺在地上的画面,真实生动,直抵人心。这些从现实走向荧屏的画面,更加让观众们明白了,爆款背后的付出,不止一朝一夕。

舞台上《唐宫夜宴》如是,电视里《唐宫夜宴》亦如是。

本文为钱江晚报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报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