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乱的艺考培训|几乎每个机构都有性侵

“(几乎)每个艺考培训机构都有性侵现象!”

上过艺考培训的小莉(化名)向「文娱春秋」坦言,她认为,艺考机构里,老师“睡”学生,太普遍了。

如果不是2022年9月艺考培训领域的头部机构“影路站台”创始人杜英哲性侵未成年女生东窗事发,在“双减”政策对于教育培训领域的冲击下,很多人以为艺考培训也奄奄一息了,但其实不然,由于过硬的需求、不对称的考试资源,艺考培训机构始终在教培领域“独领风骚”。

性侵,并非杜英哲这一孤例,其他机构虽然没有杜的嚣张,却也暗藏污垢,更不只有男老师性侵女学生,也有女老师性侵男学生的情况。

小莉说,她曾经上过的艺考机构,就有男艺考生爆料被女老师以短暂的“恋爱”为名,发生过男女关系。而这个男学生之所以自爆,也是因为他发现老师在下一届艺考生中,又和别的男学生“恋爱”了。

2022年9月22日,杜英哲被刑拘。

这不是结束。各类艺考培训机构都还在开张着,相关政策也未及时出台。

在明星梦的诱惑下,艺考培训的需求足够硬,但又是小圈子,也就有了隐秘的一面,凡不透明的地方,各种混乱现象自然会应运而生。

而混乱还将持续下去。

1

杜英哲,在艺考培训领域从业20年。

超过15年里,他性骚扰、猥亵、诱奸很多未成年女学生,教学时打情色擦边球,更致17岁少女产子。不仅违背职业道德,更犯下罪行。

他曾自称“睡过上百名学生”,还自诩是“电影界的教父”。

仅仅是背靠一个艺考培训机构,是什么样的“资源”和话语权,让他可以他如此狂妄地称呼自己为“电影界教父”,让他能够肆无忌惮地性侵女学生?

根据“影路站台”自己的介绍,教学团队已建立20年,核心成员均来自北京电影学院和中央戏剧学院。

对外的宣传语也很狂妄:

尚不知任何机构在“北影”、“中戏”录取人数超过我们。

在编导、摄影类艺考机构里,影路站台的确排名靠前,以通过率高著称。

艺考生小C告诉「文娱春秋」,影路的学生里,有超过五成拿到五大名校合格证的可能。(业内不成文对五大名校的定义是:北京电影学院、中央戏剧学院、上海戏剧学院、中国传媒大学、中国戏曲学院)

影路在五六年前的师资和质量更高。

近年来薪火艺考、北传新干线等机构的崛起,也让影路这个老牌艺考机构受到威胁。

但据一些艺考生所见,面对竞争者们,影路的应对措施是,把宣传车停在其他机构的门口。

影路的课程分成综合应试类和定向提升类,一共有9种班型的课程。

在影路上课,最低的学费是单项10天的课程,价格为9800元。最高的是元年组,可以选择9种班型课程,价格是99800元。

据艺考生说,在影路学习,住宿的地方是连锁酒店,两人或三人一间。

而另一个热门的艺考机构薪火的通才班价格则是24800元28天课程。住星级酒店,但房间被改装过,里面有高低床,一个房间能住4到6个人。

这些艺考机构的价格都不是普通家庭可以负担得起的。

作为艺考机构,影路在业内有影响力,作为影路的校长,杜英哲赚到了钱,在培训过程中,用经验给学生“指路”,掌握了关于学生们前途一定的“话语权”。利用这些,杜英哲也许曾经肆无忌惮,甚至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行为已在犯罪的深渊。

早在2020年12月1日,就有匿名用户在知乎爆料:

“女生不建议来影路,杜胖子人品不行,性骚扰”,2021年11月2日,也有人爆料“杜胖子不喜欢丑女……曾经被怼丑怼到哭……丑女千万别去影路!”

杜胖子,即当时影路的校长杜英哲。显而易见,关于杜英哲的恶行并非最近才浮出的,但为什么只有今天他才会伏法?

2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是台湾作家林奕含的长篇小说。

书中描述了一位热爱文学的少女房思琪被补习班老师李国华长期性侵,过程中,女主为了减少伤害,将其美化为“爱情”,最后发现老师性侵的女学生人数众多,并非只有自己,崩溃难当。

实际上,这是一部半自传小说,作者林奕含经历了文中房思琪的故事,最终在小说出版不久后,在台北家中上吊自尽。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作者林奕含

揭发杜英哲的艺考学生们,称自己是21个艺考圈“房思琪”。也是出于这个故事。

被杜英哲性骚扰、猥亵过的女孩,曾有拿影路助学金的,最开始以为只是杜英哲夫妇对自己很好,最后发现自己被杜英哲的伴侣骗到了杜英哲的床上,而奋力反抗过。

杜英哲一直在问女孩们,“是不是处女”;会在平时对女学生们关怀备至,让人降低防备;会利用机构给学生们布置撰写《性爱日记》,性幻想类的作业。

种种行为都只为了看这些女学生是否反抗,如若没有拒绝,便更好进行下一步恶行。

根据爆料,杜英哲曾成功诱骗到17岁的00后怀孕辍学,在18岁生下了他的孩子。那时,杜英哲已经超过40岁了。

【爆料摘录】

杜英哲的所作所为一直是笼罩在艺考圈的阴霾,也是我们压在每一个知情者心中的沉甸甸的石头。但这十五年来为什么从来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因为杜英哲利用了我们小女孩的恐惧。我们孤身一人,来北京,租房,参加艺考集训,迷茫而焦虑。

他会诱惑暗示我们,跟他发生关系,可以让我们考上好的大学,可以让我们被影视圈认可,可以让我们出人头地、实现梦想。

我们遇到他时,大多只有17岁,对影视除了梦想和热爱一无所有,杜英哲反复吹嘘自己在影视圈只手遮天、无所不能,我们哪里敢反抗他?

……

当社会地位、经验、年龄悬殊,恶人滥用权力与性挂钩,便成了这些艺考生的不幸。

当艺考老师有了权力,不分男女,丑恶的欲望都会膨胀。

所幸的是,杜英哲已被刑拘,虽然面临“取证难”的问题,但他也并非可以就此逍遥法外。

蟑螂,是成堆出现的。

在杜英哲被曝光前,他的学生,师出影路的北电导演系学生赵韦弦亦被联名举报:涉嫌以拍摄作业为由,向女性朋友借网盘账号下载私密照片,诱骗女性朋友到家里拍摄大尺度照片和视频;拍摄过程中对女生进行性骚扰;性骚扰过的女性总数超过200名。

赵韦弦也已被刑拘。

3

实际上,编导专业为主的艺考机构,在未来可能不会太吃香了。两年前,北电、中戏和上戏都调整了自己的艺考方案。

中戏将戏剧影视文学专业(戏剧创作、电视剧创作)、戏剧学专业(戏剧史论与批评)、戏剧影视导演专业(演出制作)、艺术管理专业(剧院管理)、戏剧教育专业(戏剧师资)共计6个专业方向取消校考,按高考文化课成绩择优录取。

而且,这几个专业在填报志愿的时候,不区分艺术类类别,也无相关统考限制。

而戏剧影视导演专业(影视编导)仅设置远程考核,无现场考试。

北京电影学院则取消了:戏剧影视文学专业、影视摄影与制作专业、艺术与科技专业、电影学专业、摄影专业、影视技术专业、广播电视编导专业的现场考试,直接使用高考文化成绩进行录取。

中国传媒大学则是把戏剧影视文学专业,改为线上提交提交材料,线上初审,不举行现场考试。

上海戏剧学院的戏剧影视文学、戏剧教育、广播电视编导、影视摄影与制作4个专业不再组织校考,已报名的考生依据高考文化成绩录取。

就连中央美术学院的美术学、艺术学理论专业也取消了现场考试,按照2020年高考文化课相对成绩排序录取。

这些艺术类院线,主要将文学类、理论类专业,划出艺考范畴。而据中戏的小莉透露,这些举措之后,各个学校的新生有高考成绩异常优异的,但也有弊端。

拿中戏来说,这一届上个月入校的新生里,有少数“私生饭”,因为中戏不乏已经有作品的“明星学生”,便有了专门为这些“爱豆”考入学校的“粉丝”,会做出偷拍偶像等行为。

中戏内部对同学的偷拍

4

在最近的热播剧《大考》中,梁静饰演的母亲起初拼命反对儿子艺考,大喊道“艺术生一毕业就失业”,后来经过一番深思熟虑,才同意了儿子去参加艺考,且只能考一次。

艺考,好像不是一个完全正面的词。

由于艺术类考生通过专业考试后,只要考比普通本科少一半的文化分数就能拿到大学文凭。

对于很多考生而言,艺术教育似乎成了上大学的捷径。

它满足了一些人做明星,接近成为艺术专业出名的梦想,被赋予了类型“选秀节目”“一夜成名”之类“不走正途”的色彩。

10月8日,陕西西安曲江第五小学,一名小学生在校内上采摘课时坠入旁边一个仅用草皮掩盖的,7米深的井道,经抢救无效死亡。

据当地居民表示,这个小学管理不善,不规范是一直存在的,事发前,学校还因为将其综合楼租给艺考学校,小学生们得不到良好的教学与休息环境。又是艺考!

两年前还曾曝光过曾在湖南卫视声乐节目《声入人心》拿到“最终首席”的仝卓在艺考中作假的事件。

据悉,仝卓在2013年,复读考军艺,但军艺只招收应届生,仝卓利用其继父的“职权”将自己的身份从往届生改成了应届生,最后没有考上军艺,考上了中戏。

当此事被仝卓自己在直播上讲出来的时候,他还并未意识到此事会有的严重的后果。就像杜英哲的那份避重就轻的道歉信,称自己已经“社死”,对女学生的“重口味教学”行为是为了提升她们的艺考成绩。

看,最大的问题不是他们有错,而是他们认识不到自己在犯错。

事后,临汾市纪委监委发布通报,仝卓继父接受处分,政务撤职。中央戏剧学院撤销了仝卓的毕业证。

仝卓再也没能在电视上以歌手或公众人物的形象出现。

考生身份可以作假。艺考机构也非常混乱。

9月7日,据信网报道青岛的一位家长,听信了一家培训机构承诺可以给自己的孩子办理校考合格证,缴纳了7万元费用。最终当然是被骗得干干净净。好在最后在记者的帮助下报了警。

艺考乱象,一直存在。

5

根据共研网发布的《中国艺考培训人数统计预测》和《中国艺考培训机构数量统计及预测》显示。无论是考生数量,还是培训机构,都呈稳定上涨趋势。

其中的原因,一是文娱产业近年迅速地发展,中学生的兴趣爱好越来越多,未来在文化与艺术的就业方面有更多的选择空间;另一方面也许不得不归功于“练习生”文化的发展,做网红、做练习生、做小爱豆都成为很多年轻人的选择,而短视频平台直播,不限于唱歌跳舞,表演乐器、绘画也是斩获粉丝,带来大众娱乐的方式。

其实艺考本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高考之外,另一个不错的选择。

但坏只坏在,它像是一条可以选择的路,但并非捷径。艺考也需要用时间与精力深耕,像背书复习一样研习。也不能让艺考机构钻了学生与学生的家庭在这条路上投入太多,不容失败的心态的空子。

不能让艺考机构掌握太多自吹自擂的“话语权”,酿成悲剧。

国外有艺考吗?

许多留学欧美的艺术院校广告打着“别在国内卷艺考了”,来国外学艺术的“大字”招生。

本着“宽进严出”的原则,国外的艺术院校先进了再“考”,每个阶段的考核也是十分严格,也有较重的淘汰率。但这也是边学边考啊。

记得著名画家陈丹青曾谈及:“我所见过的所有西方艺术学院包括日本,七八十岁的人都可以上,根本没有考试这一说。你喜欢艺术你来就是,所以不影响生源不影响收入,老师的饭碗不会被打碎。”

“欧美国家艺术学院做法,对不同年龄、身份、性别的艺术热爱者开放,艺术面前人人平等,其中优秀者可以给结业证书。”

陈丹青曾建议,国内可以酌情模仿欧美国家做法,逐步废除部分艺术学院的学位,以减缓、减弱,直到消除学位投机的趋势。

消除艺术教育的功利性,让艺术教育回归本位,才是正道。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