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项特殊治理行动迫在眉睫,事关数百万艺考学生

1905电影网专稿日前,一条关于艺考专项治理行动的消息在全网引发关注。

这次行动由教育部、公安部、市场监管总局联合部署开展,重点聚焦艺考培训机构四方面突出问题进行治理:1、全面排查摸底,依法查处无证办学机构;2、核查从业人员资质,依法清退不符合要求的从业人员;3、严厉打击性侵、猥亵等侵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违法犯罪行为;4、坚决查处机构涉及虚假宣传、虚构原价、价格欺诈、招考舞弊等违法违规行为。

此时开展的这一部署,格外有针对性:9月下旬,数十名艺考生联名写下自己的经历,实名对某培训机构校长杜某在艺考培训期间实施性侵、猥亵的行为进行举报。北京警方也在之后迅速通报,涉嫌违法的犯罪嫌疑人目前已被依法刑事拘留。

艺考专项治理行动的热搜之下,数千条转发传达着艺考生以及更多公众对相关部门处置、管理的关切。“终于等到了”“艺考培训行业事关众多青少年,要严加治理”“希望营造一个更公平公正的艺考环境”……

毫无疑问,随着艺术类教育愈发得到重视,艺考参与人数日渐增多,专项治理行动的开展只是行业纳入更规范、更全面管理轨道的开始。各方如何看待理解这次三部门的联合发文,艺考培训“痛点”最亟待解决的痛点在哪,每年百万的艺考学子如何真正拥有清朗的艺考环境?

艺考培训人数每年超百万

“乱象”正在伤害未成年人

据统计,2021年我国参与艺考培训的人数为103.5万人,首次突破百万,2022年进一步增加,达到了107万人。

陈菜菜是此前一年“艺考上岸”的大学新生。但9月艺考培训机构事件被曝光时,她和周围同学都在用愤怒转发的方式替自己的同龄人申诉、发声着。三部门专项治理行动的新闻出来之后,陈菜菜直言自己有种终于“释放”的感觉:“当时受害者的声音中有一句我印象特别深刻,‘那天下雨,我告诉自己一定要等到这一天’,现在大概就是等到了的感觉。”

作为艺考培训大军中的一员,陈菜菜坦言对于未成年人来说,“保护好自己”并非外界想象中那般轻易简单:“可能大家很难理解,艺考的时候很多人的状态都是高压的程度,对于专业老师绝对信任,甚至会因为专业的威信而产生一种依靠心理。”她随后半调侃的将这种心态称作“被PUA了”。

而令人痛心的是,部分未成年人难以真正分辨“教学”与“PUA”区别,进而造成的恶劣影响和后果也超出了她们的阅历范畴,即便之后意识到问题,也很难及时、有效寻求帮助。这种情况也再一次印证,治理需要从对从业人员及培训机构的上层监管入手。

林老师目前在某艺考机构担任教学和部分管理工作。她直言,学生依然还是艺考培训的环境中的弱势群体。由于本身缺乏社会经验和足够的判断力,相应的教育、德行的责任就应当由老师和所在机构来承担和约束。林老师在看到专项治理的有关新闻后表示,很高兴文字中明确了“面向中学生、未成年人”字样,“这样从未成年人保护等角度入手,也有更多法律的保障。”

此次三部门的专项治理行动,不仅明确提出“防范遏制机构及其人员的违法行为”,也设置了更有针对性的措施。

我们从有关部门了解到,此次专项行动在“全国校外教育培训监管与服务综合平台”设置的艺考专项举报窗口,是在目前已有教育收费、办学等问题反馈渠道基础之上新增的又一平台,包括性侵、猥亵等侵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违法犯罪行为,可以通过这一窗口进行直接举报,有效保护受害者隐私的同时,各部门也将联动相关信息,有效开展工作。未来,如遇类似此次杜某某的恶劣事件,通过举报平台的线索,公安部门将能够更加快速有效的介入,确保工作实效。

采访中得知并了解了这一平台的存在及运营机制,林老师和陈菜菜都认为“绝对必要”。陈菜菜表示,这是作为学生更有“安全感”的一种反馈方式,也能让更多人再遇到这类情况时,能够更加“勇敢”。

除了上述引发争议与讨论最大的侵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行为,近年来艺考培训中暴露出的“乱象”还有很多。例如采访中,我们找到部分学生家长,其中一位复读同学的家长透露,所谓的“保底”“承诺班”,已经成为目前艺考培训中的“大坑”。此类教学模式的设置,不仅让家长们付出了巨额金钱,更因为“货不对板”浪费了学生们大量的备考时间。而解决这些艺考培训中的突出“痛点”,刻不容缓。

培训机构数量逐年激增

行业监管应从何入手?

除了针对高考升学阶段的艺术类课程培训,艺术素质教育的拓展也为艺考培训行业提供了越来越大的发展空间。上文提到,近年来参与艺考培训的人数屡创新高,艺考培训机构的数量也随之激增。据报道,2021年我国艺考培训机构数量已达5494家,同比增长超20%,2022年预计总数将达到6500家以上。

需求和市场的扩张也给管理带来了更多的挑战和要求。作为艺考培训机构的负责人,寰亚艺考校长侯斯哲向我们介绍,机构已经在第一时间对三部门出台的文件进行了内部的学习。在此之前,他和各位老师也一直在密切关注新闻中曝光的培训机构恶性侵害事件,“尽管我们不存在这种情况,但也已经把这件事作为警示,更加严格对老师进行管理约束。”侯斯哲认为,该事件曝光后,艺考行业内的各机构、公司也应该内部出台相关明文规定,更好的约束从业者行为,同时加强对未成年人的安全保护意识。

在三部门联合部署专项治理行动前,艺考培训行业还同时接受文旅部的监管。2022年初,文旅部曾印发通知,要求做好文化艺术类校外培训领域的监管工作,严格规范文化艺术类校外培训招生宣传。作为从业者,侯斯哲认为专项治理行动重点聚焦的几项工作都是行业中亟待解决的重中之重。而相较侵害未成年人身心这样的极端行为,行业中对于人员资质、机构资质的认定与核查同样事关教学质量与学生前途。

侯斯哲透露:“比如从业人员素质良莠不齐,Ta的毕业院校、所学专业、经历,都应该被设置(准入)门槛。”如今,艺考培训行经营主体众多,然而授课教师的整体教学水平却难以满足行业的快速发展。一些教师缺乏经验,甚至有大量在校生在未经过考核的情况下入行。与此同时,培训机构的资质认定也仍待完善。例如前文中学生家长提到的“保底”“承诺班”,甚至所谓的“包过”承诺,其背后不仅有违法、虚假的宣传敛财,更有可能触及教育公平的底线。“查处、优化机构的资质,打击违法虚假宣传的问题,让这个行业变得正规,我觉得非常有必要。”侯斯哲说。

林老师同样提到,行业的野蛮生长,对于艺考教育甚至整体的教育事业发展都可能带来负面影响。她表示,期待有关部门能够进一步增加各类反馈渠道,让各类问题跳出“艺考圈”,得到社会层面更加广泛的监督。

对于艺考各方的担忧,专项治理行动中提到,将以此为契机,建立健全长效监管机制。据我们了解,目前各有关部门已经着手加强各方面的管理工作。届时,反馈渠道收到的相关信息将按照所涉及的问题,将由教育部、公安部及市场监管总局联动实施治理。

而从艺考机构的角度来说,除了根据主管部门要求,严格监管企业及人员外,他们也表示愿意配合专项治理行动,优化、完善行业的“漏洞”“痛点”。

例如,林老师非常认可网络上热议的“黑名单”等警示制度,涉及相关问题的责任人及参与者,应当被执行不同的行业禁入时限,作为对其职业道德问题的处置。而侯斯哲相信“行业准入”将为行业带来更好的发展,“机构、人员门槛太低,会导致随便什么样的‘教育者’都可以在这个行业里生存,这对于艺考培训不是好事。”他说,“我相信从这两个层面入手加强治理,行业会迎来更好的发展,规避乱象的出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