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一培训机构在高考艺考中作弊:老师通过苹果手表,将画好的美术作品,发给考场内的考生

记者/张蕊 朱健勇 编辑/宋建华

新青年艺术学校校址所在地

四月初的第一次模拟考试,孙潇洋的总分还不到400分,这距离目标学校文化课的录取分数线还差80分左右。孙潇洋是北京市房山区一所中学高三的学生。此前,他参加了北京市美术联考,获得的分数是195分,超过分数线15分。按照“美术类本科综合分=美术统考成绩÷300×750×50%+高考文化课成绩×50%”的公式计算,他的文化课还需要再多考40分,才能达到理想中高校的分数线。

看看时间,还有不到70天就要高考,40分该如何弥补,孙潇洋开始后悔,早知道就不去参加美术考试的集训,不仅白白落下了三个月的文化课,还被卷入了联考“作弊”事件。

在2021年的北京市的美术联考中,北京市房山区新青年艺术学校(以下简称“新青年”)的老师们用拍照的方式,先让学生传出了“考题”,然后又将“答案”分步拍照传给了考试中的学生。“作弊”事件被举报后,新青年的校长刘帅、校长任琪、老师朱敏、李海龙、邓良等被带走调查。

2021年2月1日,房山区教委向新青年下发了《暂停招生培训告知书》,称新青年涉嫌参与违法行为,暂停招生培训行为。

深一度记者从向房山区教委反映此事的学生家长处获得的一份录音显示,房山区教委确认,在2020年12月份的北京美术联考中,新青年确有“作弊”行为,已涉嫌刑事犯罪。同时,深一度记者也从另一有关执法部门证实,新青年“作弊”一事属实,目前调查工作仍在进行中。

新青年学员、家长的微信截图

美术联考“包过”

学美术的决定很仓促。考上高中之后,孙潇洋的成绩一直不太好,但他也想上本科,左右衡量之下,他决定学美术,通过艺考上大学。在他的想法里,艺考考过了,高考的时候,文化课的分数线会有相应的降低。“到底能降多少分,要看艺考的成绩。可能十几分,也可能几十分,甚至上百分。”一直从事美术教学的老师陈学超告诉记者,这也是不少学生愿意参加艺考的重要原因。

知道孙潇洋想学美术后,同班的一名同学告诉他,当地一家名为新青年艺术培训学校的培训机构,有专门针对联考的美术培训课程,不管有没有基础,只要参加集训三个月,当年的美术联考“包过”。

孙潇洋动心了,他拉着妈妈一同去新青年“考察”,接待他们的老师明确表示,“只要参加集训,认真听课,联考就能过”。也许是为了让自己的说法更有说服力,老师特地强调了“包过”。于是,在交了将近4万元后,孙潇洋成为了新青年2021美术联考集训班的一员。

彼时的孙潇洋并不知道,所谓“包过”,并不是老师在短时间能让学生的水平提高到通过考试的水平,而是需要用“作弊”的手段来实现。

也正是因为新青年宣称的 “包过”,才让不少学生愿意前往新青年学习。新青年学员王梓木的妈妈称,“新青年当时发的传单上,写的就是包过。” 她说,正是在传单上看到了“包过”,并且在去学校咨询的时候得到了老师的保证,他们才选择了新青年。

公开资料显示,北京新青年艺术学校成立于2003年,是一所专业美术高考、美术成考、儿童美术一体化教育培训学校。2010年9月8日,新青年首创协议班。

新青年2020年8月份招生简章上写道,“在保留学生个性化情况下,按照学生想考的大学,有针对性进行教学。确保学生能够百分百考上理想大学”。新青年表示,“选择新青年,等于选择大学本科100%的双保险”,并强调“签协议不过退费”。

其中,5-10人的美院精英班,针对的院校是中央美院、清华美院、国美、地方美院,兼顾各省联考,收费69800元。

15-20人的精品班,针对北京印刷学院、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戏曲学院等重点院校,要求学生有一定的基础,收费49800元。

20-30人的综合班,针对全国各省市联考,重点针对文化课和专业课相对薄弱的学生,收费31000元。

此外,招生简章上还明确, 2020年,新青年各省毕业生联考通过率100%。

新青年学员在上课(资料图)

考前买苹果手表

2020年9月,孙潇洋高三了。但本该在学校学习文化课的他,却请了三个月的假,去参加了新青年的美术集训。

集训的时间是从当年9月一直到联考前,吃住都在新青年,每隔十天放假一天。每天早上9点上课,晚上12点下课,中午和下午各有一个小时的吃饭休息时间。“练习的就是联考要考的色彩、素描、速写三门课。”

由于完全是零基础,学了一个月后,孙潇洋觉得实在有些吃力,他很苦恼,就去找了自己的老师,老师安慰他,只要上课不睡觉,平时不逃课,踏实画,联考肯定没问题。但孙潇洋还是担心,水平摆在那里,万一考不过,又耽误了这么长时间的文化课,那考个本科的愿望就会落空。

综合各方情况后,孙潇洋为自己选了一个备用方案——走提前招生,虽然不用参加高考,但这样一来,只能上专科,就没办法上本科了。或许是因为有了退路,孙潇洋心里轻松了许多,接下来的日子,他开始认真跟着老师“画”。

“就是老师怎么画,我们也怎么画,他怎么调色,我们就怎么调色,步骤也要做到完全一致。”孙潇洋模仿得很认真,但越临近考试,他越紧张,生怕自己“考砸了”。

考试前大约10天的时候,老师要求大家去买苹果手表,还把购买链接发进了学员群里,当时孙潇洋正在和同学聊天,看到这些信息的时候,同学就和他说,“最好买一个可以装手机卡的手表,这样不但方便把考题拍照传出考场,也方便接收老师传回来的图片。” 同学还告诉他,如果买了手表,可以私下和老师联系一下。

对于考试前老师要求购买苹果手表这件事情,多位新青年的学员都予以了证实。张小虎的妈妈称,考试前一周,张小虎回家的时候告诉她,新青年的老师让他们每人买一块苹果的手表,“只说有用,没说干什么用。”考虑再三,张小虎的妈妈并没有给儿子买手表。王晓龙妈妈也确认,王晓龙在考试前有说过老师让他们买手表的事情。

那几天,孙潇洋也一直在纠结要不要按老师的要求买手表,最终他放弃了。他给出的理由是,家里已经为他培训美术花了好几万,实在不好意思张嘴再问家里要钱买手表了,“确实有一起集训的同学买了手表,也做好了各种准备。”

房山教委对新青年艺术学校暂停招生

场外传回的画作

2020年12月5日,2021北京市美术联考的当天孙潇洋起得很早,他吃了早饭,检查了考试需要的各种工具,就出发了。

到学校还早,他熟悉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就进了考场。他注意到,他所在的考场约20名考生,4名监考老师,考生之间有间隔。

上午8点30分,考试准时开始,第一场考试是色彩,考题是一张黑白照片,上面有随意摆放的篮球和吉他,让考生在三个小时之内,画出一幅彩色的图画,要求篮球和吉他的位置摆放合理、颜色搭配舒服、两件物品比例协调等。

孙潇洋懵了,集训的时候画得最多的是水果和罐子,要画吉它对他真的有点难。赵晨夕也觉得考题有些难度,“平时就没练习画过吉他,可考试的时候又要考虑位置,还要考虑颜色。”赵晨夕没着急动笔,他想着考虑清楚后再开始。

美术老师苏文清向深一度记者介绍,对于突击学美术的学生来说,2021年的联考难度确实不小。苏文清带的学生也参加此次联考,“从专业角度来说,色彩考试是考验学生颜色的搭配能力和判断组合能力。”他说,美术并不是只会画画就可以,还需要搭配和设计能力。

三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赵晨夕终于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了画作。找到上交的手机,赵晨夕出了考场,准备先去吃饭,然后进行下午的考试。微信有未读的信息,点开看,是新青年的学员群,信息很多,很热闹,往上翻,他呆住了,群里有一张照片,正是当天色彩考试的一张已经完成的画作。发送人是新青年的老师,发送时间大约在开考后一个小时。

他马上想到了考试前新青年老师“购买手表”的要求,“就是有同学把考题拍给了老师,老师画好后,又传了回来。”

孙潇洋并没看到群里的那张图片,他出考场后,就一直在想自己上午的考试有没有哪个地方出了错。直到见到一同参加集训的同学,他才知道,有同学拍出了考题,并接收到了老师传回的图片,完成了本次色彩考试。

下午考试后,赵晨夕没有在群里看到与考试相关的照片。他以为只有上午的色彩考试有人“作弊”了。但孙潇洋知道,速写和素描有同学拍了考题传出考场后,接收到了老师传回的“答案”照片,借此完成了整场考试。

一些家长证实,事情发生后,他们曾去房山教委反映情况,房山区教委承认,在2020年12月份的北京美术联考中,新青年确有“作弊”行为,已涉嫌刑事犯罪。

张小虎的妈妈称,当天下午,张小虎回家后,就提到了有同学利用手表等通讯工具“作弊”的事情,言语中,他埋怨妈妈,没有给自己买手表。这让张小虎的妈妈气愤,“学校怎么能教导孩子用作弊的方式来完成考试。”

张晓楠在这次考试中差几分没有通过,她的妈妈知道很多学生因为“作弊”通过后,很生气,“如果不是他们作弊,可能我的孩子就能通过了。”

房山一所中学的班主任老师林文艳告诉记者,2020年11月底,她的学生就告诉她,新青年的老师让他们买苹果手表,联考的时候戴着,还暗示他们,买了手表“包过”。看学生有些动心,林文艳让他别参与,“当时就想,万一出事,就是大事。”

一语成谶。联考之后,这名学生又和她说,新青年联考的时候确实作弊了。“他说,有同学用手表拍了考题,传给了外面待命的老师,老师画好后,按步骤把照片发给了学生,但有一张图片不知道为什么被发进了学员大群,被很多学生都看到了。”

林文艳不知道的是,那张被发进大群里的照片,被学生家长截图举报了。不久之后,林文艳得知,新青年因为作弊事发,不少老师都“进去了”,“我和我的学生说,如果有警察来调查这件事情,一定要实话实说,不能有所隐瞒。”

作弊如何完成

1月下旬的一天,赵晨夕突然发现手机上几十条找他的微信,“问我知不知道新青年出事了”,并告诉赵晨夕,新青年的校长和几名老师都被带走调查了。赵晨夕马上想起来了那张发在群里的图片,他翻了下新青年校长任琪的朋友圈,发现自1月8日之后,任琪没有再更新过朋友圈。

尽管学了快两年的美术,但赵晨夕直言,他一直没明白速写和素描要如何“作弊”,“美术的主观性很强,不像文化课那样有固定的答案。因为每个人看到的物品颜色都是不同的。”

“最难的应该是调色。”这也是赵晨夕最怵的,怎么把色彩调出来,是先放黑色,还是先放白色,红色什么时候放等,对于学生来说都是难点。

按照美术老师苏文清的说法,考题拿到后,老师一看就能判断出来,物体真实的颜色以及画面需要怎么处理的,“画的时候怎么去构图,怎么去搭配,才能让颜色更为协调和好看。”苏文清说,老师画出来后,学生只要模仿就可以。调色平时都会教,比如一种颜色,调色的时候先加哪种颜色,后加哪种颜色,都会重点去练习,“看照片可能会产生一定的误差,但相差不会太大。”

苏文清说,考试的时候,每个学生的颜料盒上都标有数字,先用哪个颜色,后用哪个颜色,一目了然,“分步骤发照片的时候,学生看到的就是老师先用了几号色,后用了几号色。”根据多年的培训经验,如果老师能考98分,学生模仿考到80分是没问题的。

在美术联考中,素描考察的是造型能力和黑白灰关系,用专业术语来讲,就是通过黑白灰在纸上体现出一个虚拟的、三维空间的、立体的头像。“之前的联考,素描就是只画一个头像,但2021年的考试中,不仅有头像,还增加了手。很多学生都没练过,就很慌,都不知道手要怎么摆,摆在哪里合适。”苏文清说,这时候老师的作用就凸显出来了,“如果按照步骤来说,那么第一步,构图,就是怎么去画;第二步,怎么找体块;第三步,怎么上颜色;第四步,怎么塑造细节。一步一步分开画出来,再把每一步的照片发给学生。这些都完成后,具体的细节怎么填,学生自己把握就可以了。”

其实此次联考中,速写的难度也增加了,由一人速写变成了两人速写。原来考的是一个人的站姿或坐姿,但今年增加了一个人,就导致很多学生无从下笔,“失误是必然的,低分也有可能。”苏文清说,但老师手快的话,完全可以用铅笔,或者炭笔直接起一个外轮廓的形状。“比如头多大,身体多大,腿多长,手臂多长等,这些虚拟的比例切好也就三五分钟,即使加上传图片的时间,也不会到10分钟,这样一来,学生还是有充裕的时间可以模仿老师给的轮廓画。”

王梓木妈妈特别后悔,早知道是用作弊的手段来实现“包过”,那她一定不会让孩子去新青年学习美术,“浪费了几个月,还是没考过。”

孙潇洋却一直很不安,他睡眠不好,很容易惊醒。他用前所未有的劲头去学习,每天上课都认真听讲,按时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就想拼命把三个月浪费的时间追回来,希望自己考上理想的大学。

(应受访人要求,文中涉及的家长、学生为化名)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北青深一度】所有,今日头条已获得信息网络传播独家授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