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领舞央视春晚压轴舞蹈的宝藏女孩,早已是舞蹈界的女神

央视鼠年春晚上,压轴舞蹈《泉》让很多人感到惊艳。那个长发及腰、身姿柔软、步态灵动的水精灵,是上海歌剧院舞剧团的首席演员宋洁。

宋洁的舞姿很容易让人想到杨丽萍的《雀之灵》。这并不奇怪,多年前让宋洁一鸣惊人的,正是一支傣族舞蹈《赞哈》。2007年,当时她还在上戏舞蹈学院读书,碰上了第八届全国桃李杯舞蹈大赛。她被编舞老师一眼相中,特别为她编排了这支舞蹈,结果她凭这个节目拿回银奖。直到现在,很多圈里人提到宋洁,第一反应仍然是傣族舞。

2019年5月,在亚洲文化嘉年华上,宋洁化身为蓝孔雀,表演了舞蹈《吉祥吉祥》。也正是那一次的成功演出,给她带来了踏上春晚舞台的机会。

机会对于宋洁,从来是只多不少。但她从来没有纠结过。快要毕业的时候,导演李少红找到她,希望她在新版《红楼梦》里出演林妹妹或是宝姑娘——她长得还真像想象中大观园里的女子:巴掌大的瓜子脸,顾盼生姿的杏仁眼,还有那樱桃小嘴一点点。

可她没有动心:“马上要排舞剧《杨贵妃》了!”别人眼中的鱼与熊掌,在她这里就是如此简单的选择题。

2009年,上海歌剧院舞剧团开始筹备成立19年来的第一部大型舞剧《周璇》。当时的艺术总监周洁想到了宋洁,这个有着和周璇一样单纯眼神和执着气质的姑娘。当时宋洁在外地演出,正遗憾着错过了选角时间,却接到舞剧团的电话……舞剧首演之后,她的头上,霎时光环环绕。

别人只道她运气太好,总被馅饼砸中;她也觉得自己是个幸运儿,无论在学校时参赛,还是毕业后接排《周璇》,“总有贵人相助”。可幸运之神从来不是瞎子。

宋洁对舞蹈的热情和天赋,似乎与生俱来。她把这归于父亲的遗传。想当年,父亲是一名文艺青年,虽然最终没有从艺。宋洁8岁进少年宫,11岁进艺校学中国舞,小伙伴们接二连三地打了退堂鼓,她也哭过,却从来没有动过离开的念头。

对于这个青岛姑娘来说,练舞不是苦熬,而是享受。现在回想起练功房里的年少时光,她心疼的不是自己,反倒是父母在严寒酷暑里的接来送往。

从那时开始,在跳舞这件事上,宋洁就是一根筋的。

备战“桃李杯”,整整一年,每天从早到晚只练两个节目:《赞哈》和一个3分钟舞蹈组合。枯燥,自然是不用说的,更难的是在此之前她从来没有接触过傣族舞——那时民族民间舞的基础课程,只包括藏族舞、维族舞、蒙族舞和朝鲜舞。无论“三道弯”还是傣族舞特有的神韵,宋洁都要从头学起,可她丝毫没想过放弃。

“我不是相信自己,而是相信老师的眼光。老师一定认为我有这个能力才决定的,我不能辜负。”

演周璇,几乎是她学舞以来遭遇的最大挑战。舞姿优美是最基本的要求,只有准确地拿捏住了人物情感,才能打动观众。然而,上世纪30年代的上海于宋洁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以她当时20出头的年纪,更是难以体会周璇年过30之后曲折而复杂的心境。

第一次排练合成,她挨了“表演肤浅、没有灵魂”的批评。但她一门心思认定“周洁老师说我行,我就一定行”,一头扎进周璇的情感世界,每天除了朝九晚十在练功房排练,只要睁开眼睛,就把随身听的耳机塞进耳朵,全身心沉浸到金嗓子的歌声和舞剧的配乐里,穷尽自己所有的人生体验去感应周璇的内心,终于换来了正式登台时的脱胎换骨。

一根筋,是因为不贪心。“我只要能跳舞就够了。”就是这样的心无旁骛,让宋洁在人生路上多了感恩和知足,少了动摇和烦恼。

毕业那年,包括一些国家文艺院团在内的单位都发来邀请,她却打定主意留在上海:“当初是上戏把我招过来的,这座城市对我有知遇之恩,我要报答她。”

她就这样大大咧咧胸无城府地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在很长时间里,她最向往的是去云南旅游。那是2010年,彼时24岁的她还从来没有自己出去玩过。当时文汇报记者采访她时她就说:“要是有机会,我第一个要去的是云南。我可是靠傣族舞出名的,竟然云南都没去过,太丢脸了!”

后来她不仅去了云南,而且还在西双版纳的两所小学义务支教,帮助师生一起准备泼水节晚会的节目。

她心心念念的,好像永远是和跳舞有关的事。“舞蹈对我很重要,如果有一天离开了跳舞,我人生的一大半乐趣就没有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