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梦艺考圈:有人为梦想,有人寻捷径,艺考如今还“易考”吗?

文/陈玉琪

留给艺考生的时间不多了。

从7月开始,刘一枫陪着19名即将参加表演专业艺考的考生已经集训了近5个月。进入12月,考生们即将迎来各省艺术类专业统考(联考),接下来,还有各大专业院校的独立考试。

学生中除了两名复读生,其余都是应届生。在集训之前,他们几乎是零基础。半年的集训中,他们要学会声、台、形、表四门课。刘一枫负责台词的教学,从字音开始教起,进阶到贯口、绕口令、口部操等,一步一步帮学生把“嘴皮子练利索”。

刘一枫毕业于一所985大学的表演系。与他高考的时候相比,他觉得艺考一年比一年难。“考生越来越多,专业考试要准备A计划、B计划,对文化课的要求也越来越高。”

教育部数据显示,2020年全国艺考报名人数高达117万,占全国高考报名人数的十分之一。今年教育部频出文件,矛头直指艺术类高考“重专业轻文化”弊病,要推进艺术类专业省级统考全覆盖,提高文化课成绩要求。

图源:教育部

专业课、文化课两手抓,两手都得硬。素来被称作“高考洼地”的艺考,如今还“易考”吗?

哭着压腿,痛着“涨功”

和通过半年集训“现学现卖”的表演专业相比,舞蹈生孟汐在五年级就萌生了走艺术道路的想法。

她从三岁开始学习舞蹈,中国舞已经考到12级。学舞多年,她的膝盖总是旧伤未好,又添新伤。

她在高一下学期坚定了要艺考的想法。今年是她第一次参加艺考,目标是北京师范大学舞蹈学专业。

基本功与技术技巧、即兴表演、舞蹈剧目是大多数学校的必考科目,部分学校还有笔试,考察对舞蹈艺术的理解与文字表述能力。除此之外,考生的相貌气质、形体比例、舞感,都会在无形中接受检验。

北京师范大学2021年舞蹈学专业考试要求(图源:招生简章)

她个子不高,只有一米六出头,她觉得自己有些吃亏。在舞蹈生里,1.65米算女生的正常身高,1.68~1.72米才是最佳身高。

身高减去75,是舞蹈生的标准体重。按这个公式,孟汐要瘦到85斤才算合格。“要瘦一点(跳舞)才好看,显得更轻巧、肢体更纤长。”

准备艺考期间,她每周都要上称。每天的早功从跑步半小时开始,“如果胖了,人家跑半小时,你要跑一小时”。

上高中以来,孟汐几乎每一个寒暑假都在舞蹈集训中度过。第一次集训是在高一的暑假,老师从早上6点半开始,盯着她跑步、压腿、踢腿。福建的夏天又热又闷,老师不让开空调,说是出汗能减肥。

集训第6天,她哭着给妈妈打电话:“我要回家,我练不下去了。”

除了集训,孟汐还请来一对一的老师,主要负责编排原创剧目。她脸型线条圆润,老师说她的长相、身韵都有些古典美的味道,加上肩膀比较宽,给她准备了古典舞、蒙族舞两个剧目。

今年6月底,她从福建来到北京,进入最后一个也是时间最长的艺考集训班。在北京,好一点的艺考机构价格不菲,学费要10万元起,还不包括路费、食宿、报名费、置装费等。

竖叉、横叉、下腰这些都属于基本功,考查的是考生的软度和开度;技术技巧包括跳、转、翻三大类。进阶版的基本功被称作“毯子功”,包括翻、腾、扑、跌、滚、摔等各项技艺。

孟汐的软度不太好,尤其是侧胯和腰,“都怪自己小时候不好好练基本功”。

解决软度问题,“三分靠耗,七分靠踢”。每天,前腿、旁腿、后腿要踢上近千次,“耗腿”则要把后腿放在地面上,前腿搭在椅子上,保持不动至少5分钟。

老师正在指导学生“耗腿”(图源:视觉中国)

一开始,软度还会出现“回筋”。前一天练完,第二天可能腿都站不直,步子都迈不开,“竖叉完全下不去,手都碰不到地板”。

“痛归痛,还得继续练”。坚持练上半个月到一个月,她发现自己的柔韧性在慢慢被打开,舞蹈生们管这叫“涨功”。

文化课成“硬门槛”,“重专业轻文化”成历史?

集训近5个月过去,该学的东西已经学得差不多了,最后阶段主要用来模拟考试,抠动作、抠细节。

每天7点出早功,训练到深夜,艺考生们几乎没有时间复习文化课。然而,按照政策规定,大学录取对文化成绩的要求越来越高。

今年10月,教育部下发通知,规定艺术类本科专业高考文化课录取控制分数线,原则上不得低于第二批次录取控制分数线的75%;在仅保留一个普通本科批次的省份,原则上不得低于合并后本科批次录取控制分数线的75%。

距离上一次将这一比例调高至70%,仅过去两年。

高于本科线75%的“硬门槛”,对艺考生们来讲仅仅是“最低要求”。要想考上好大学,这远远不够。

根据北京电影学院2021年招生简章,文学系、摄影系、导演系考生文化考试成绩分别需达到所在省本科一批录取最低控制分数线的95%、75%、70%。

中国传媒大学从2019年起,对所有艺术类本科专业的考生在初试环节开展文化素养基础测试,考查文史哲相关知识。

孟汐的目标是北京师范大学的舞蹈学专业,录取时要看综合成绩,即高考文化课成绩与校考专业课成绩之和,过去三年,平均录取分数线为1050分(满分为1500分)。除此之外,还加设文化课单科录取控制分数线。

北京师范大学2021年艺术类本科录取规则(图源:学校招生简章)

孟汐现在的成绩在500分左右,在年级里排在二三十名,按照学校以往的录取情况,她的成绩在一本线左右徘徊。她说,自己的文化课要稳定在500分以上,才有把握考上,为了不让文化课拖后腿,她在集训之前还报了一对一的补习班。

艺考改革的另一项举措,是要严格控制校考范围,扩大省级统考专业范围。教育部提出,到2024年要基本实现艺术类专业省级统考全覆盖。对于高校艺术学理论类、戏剧影视文学等与专业考试要求相关度不高的专业,将不再组织专业考试,文化课成绩成为唯一衡量标准。

据统计,目前艺术类本科5个专业类中,美术学类、设计学类专业,已经实现省级统考全覆盖,音乐学类、舞蹈学类、戏剧与影视学类专业,目前也已覆盖29省份、26省份和24省份。

刘一枫介绍,统考和校考的要求有所不同。“有些学校对学生的外形条件比较在意,有些学校对学生的专业水平比较在意,有些学校对学生的才艺比较在意,但是统考之后,就拉到同一水平线了。”

“如果一次统考就能包含大部分学校的话,学生会有更多的时间去复习文化课。”刘一枫回忆,他艺考那年报名参加了15所学校的校考,从高二暑假集训开始到第二年春天的这段时间里,他几乎没有碰过课本。再回到校园时,距离高考仅剩不到4个月。

相比之下,书法学专业的考生林雨轻松不少。由于书法专业录取大多承认统考成绩,她在参加完联考后,能全身心投入到文化课的复习中。

据刘一枫观察,现在表演专业艺考生在集训期间依然没有时间复习文化课。近年来,不单独组织校考、认可统考成绩的学校还是少数,主要是综合类大学,但如北京电影学院、中央戏剧学院等几所最出名的学校还是会坚持自己的校考政策。

扩大统考范围,不仅让学生能尽早回归高考复习,也关乎教育公平。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表示,各个学校的考试标准差异比较大,有的难度高,有的难度低,有的比较认真,有的比较马虎。

“扩大统考的范围,实际上是让中央或者省一级的教育行政部门在艺术考试当中拥有更大的控制权力,让同一个区域内的艺考保持相对公平。”储朝晖说。

遏制“曲线高考”,让热爱归热爱

数据显示,2002年艺考报考人数仅3.2万人,而到2020年,这一数字飙升至117万。“艺考热”背后,是“曲线救国”“走捷径”“占便宜”等艺考生撕不下的标签。

刘一枫认为,现在依然有不少学生抱着这样的想法,因为文化课成绩不理想,在高二临时决定走艺考道路。艺考改革对学生的影响还需要再过几年才会逐步显现,学生会把更多精力放在文化课上。

2020年,艺术类本科专业招生人数仅次于工学和管理学,位居第三。然而,根据中国大学生求职平台梧桐果发布的《2021届中国校园招聘报告》,艺术类高校毕业生就业难度指数为1.32,难度仅次于体育类、民族类毕业生,社会对艺体类高校毕业生的吸收接纳能力极为有限。

2021届中国高校毕业生就业难度指数高校类型排名(图源:梧桐果《2021届中国校园招聘报告》)

大量艺术生在毕业之后,回流到艺考培训行业。和刘一枫同届的表演系毕业生里,有四分之一去当了艺考培训老师,还有的去企业、去考公务员、去读研,选择从事演艺事业的寥寥无几。

储朝晖认为,艺考不是“造星”机制,艺考改革的目的是让“艺考热”回归理性。近年来,艺考改革措施频出,目的是让其与其他类别的考试齐平,达到同等的公平公正。“不是说让艺考成为一个难度低、可以贪便宜的考试。”

“如果你只是想考一个大学,那我承认,学艺术是个捷径,但你如果想考好大学,心会非常累,文化课和专业课都得有。”孟汐说。

努努力就能考上一本学校,孟汐经常会被别人问到:“为什么文化课不差,还要去选择这条这么苦的路?”她总是这样回答:“我觉得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更加重要。”

(刘一枫、孟汐、林雨均为化名)

(编辑:荀诗林 校对:彭玉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