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爱与舞蹈:当一个厌倦生活的中年男子走进舞蹈室

一滴水要怎么才不会被蒸发?

1996年,在日本上映的一部电影《谈谈情跳跳舞》,创下了当时的票房奇迹。

电影开始有这样的一段旁白:

“在日本,社交舞不太流行,因为日本是一个夫妇不敢拥抱着上街,更不用说敢大声说‘我爱你’的国家。

夫妇拥抱,在别人面前跳舞都是难堪的事情,跟别人一起跳舞,更加会造成更大的误会。

但对日本人来说,舞蹈带给他们的乐趣,是无法言喻的。”

1

杉山正平,一家公司的财务科长。有一个温柔的妻子和女儿,有一幢带院子的别墅。

上班、养家,还房贷,人到中年的他已被生活磨平了棱角。每天重复着同样的工作,单调而刻板。

每当晚上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和妻子也没有几句话要说,为了彼此更好地休息,他们分床而睡。

第二天早上早起,吃简餐,便又开始重复前一天的生活模式。十多年的婚姻走到如今,已毫无波澜。

在家中承担着养家重担的丈夫,却看起来并不快乐,这让妻子觉得有点愧疚,希望他偶尔出去和朋友吃吃喝喝,放松一下。

这似乎是不少人的生活状态,说不出有什么不对,但总觉得缺少点什么……

这时,一个人的出现打破了这一切。

杉山下班的路上,透过电车的玻璃窗,看到对面楼上一个“岸川舞蹈”教室的窗口,站着一个相貌清秀却神情落寞的女子,正一动不动地凝视着远方。

那种迷惘、落寞的神情让杉山有所触动,似曾相识;此后,每天下班在电车上的这一小段时光,成了他最期待的时刻。

若是某一天没看到她,反而会生出焦躁与不安。

这一天,鬼使神差,他在电车就要关门的最后一刻,跑下了车,来到了舞蹈教室门口。正在踌躇时,和一个要进教室的中年女人左右相让不定,继而被她粗鲁地撞进了教室里。

接待他的正是他在车窗里看见的她,她叫岸川舞,得过许多舞蹈大奖,身姿优美,大家都叫她舞老师。

学习跳舞的报名方式有两种:单独的一对一和团体学习小组。权衡了一下要养家,还房贷,他选择了团体课。

思忖了一下,衫山科长又狠心买了一双一万多日元的舞鞋。

生活似乎要进入不一样的境地,舞蹈会给他带来什么呢?

每周三授课,给他们上初级舞蹈课的并不是岸川舞,而是一位年纪稍长一些的田村老师。

这个老师虽然和蔼可亲,但杉山的心里却有小小的失落。他只有一边笨拙地练习着步法,一边还不忘偷偷地瞄上几眼舞老师。

为此,他还遭到了那天把他撞进舞蹈教室的大婶——丰子的嘲笑。

她说舞老师的课是要一对一的,来这儿学习跳舞的一一男的,大都抱着这种心态来的,舞老师不会搭理你们的。

她的话直白得让人有点儿尴尬,但杉山也不好说什么,只有认真学习。

杉山这一组学习舞蹈的有三人,另外两个和他一样也是男性。一个瘦点的小个子叫服部,因为在别的舞会出了丑,所以又一次来到舞蹈教室;另一个,大家都叫他胖子,是为了健康,听从医生的话来的。

杉山也顺势:自己是听说跳舞有益健康才来的。

舞蹈是一个需要高度集中注意力、紧跟步伐才能练习的技艺,加上杉山已经很久没有运动了,一堂课下来,累得满头是汗、瘫坐在椅子上。

好在每次来上课,虽不是舞老师授课,但总能看到她。偶尔田村老师忙不过来,就会把他拜托给舞老师,这让他既紧张又欣慰。

2

经过一段时间的练习,杉山已经初步掌握了交际舞的简单知识和步法;同时也渐渐感觉到自己喜欢上了舞蹈,那种流过汗后,和学员一起去吃饭、聊天的畅快……

他不再像此前那般无精打采的,而是突然感觉生活有了一些新鲜和充实感,脸上也有了笑容,工作起来也有劲了,就连下了电车骑自行车回家也变成一件轻快的事。

但每当挥汗练习如雨的练习过后,杉山还是偶尔地看一眼站在窗边发呆的舞老师,他不知道她落寞的眼神背后是什么……

在一次舞蹈课结束后,杉山为了表示感谢,想请舞老师一起吃晚饭,但被拒绝了。

她告诉他:教室不是舞厅,不该怀有其他的目的来到这里。自己除了上课,是不会和学员有私底下的接触的。不要抱有非分之想,这是对舞蹈的亵渎。

杉山科长只有站在原地呆呆思考的份,不过他还是下定决心,继续学习,不然就真应了她的话一一自己是怀有不良目的来到这里的。

如果说杉山先前的生活是按部就班,一成不变,虽然经过努力在事业上已经达到了他所能抵达的科长的位置,然而未来一眼望到头的生活还是让他陷入了迷茫和倦怠。

可是他的同事青木和他大不相同。

青木没有结婚,没伴侣,没房没车,相貌平平,工作能力也不怎么样,还因此常遭公司同事的嫌弃。

升职加薪的事从来轮不上他,加上他走路另类的姿势,使之看起来更像一个不着边际的人。

一次,杉山在舞蹈教室看到他和舞伴跳舞才知道,他是一个有着5年舞龄、已经晋升到三级,并且还想继续升级的忠诚舞者。

他在舞场上的姿势和表情都极具张力,自信而霸道,与在工作中小心翼翼的他,判若两人。最近正因舞伴又被别人抢走而找不到新的舞伴烦恼呢。

丰子是中年大婶,单亲妈妈,独自抚养女儿,为了学习舞蹈,不辞辛苦打了两份工,舞蹈的水平也不是杉山这个层次所能比的。

若是跳舞,她和青木倒是一对很好的搭档。剧情也是这么安排的。

青木邀请杉山一起参加社区的舞会,奈何杉山的水平实在有限,不是踩了舞伴的脚就是踩了舞伴的鞋。

经过此事,杉山更加勤奋地练习舞蹈。在工作中,下班的电车里……都不忘练习舞蹈的步法节奏。

他的这些异常举动,和衬衣上出现的香水味,引起了妻子的怀疑,这使得她坐立不安,却又不敢直接问,于是只好踟蹰着去找了私家侦探……

经过调查,私家侦探善意地告诉她“你的丈夫并没有外遇,只是单纯地喜欢上了舞蹈”,并用他男人的直觉经验说,他很快就会放弃舞蹈的。

然而,侦探的直觉,这一次却不怎么靠谱。杉山对舞蹈投入了更多的热情,他享受着舞步轻盈,身心合一带来的愉悦……

就算此后在一场业余舞蹈大赛中,因发生了意外——他使丰子出了丑,并双双退出了比赛,曾一度让他决定放弃舞蹈,但在舞老师的鼓励下他又重回到了教室。

而片中美丽的女主角,也在教学与学员认真学习舞蹈的过程中有所领悟,打开了心结,决定结束教学,重回英国跳舞。

今后,舞蹈对于她,不再仅仅是比赛、拿奖,而是在认知上对“舞蹈”新的认识,这将会带给她一种全新的体验。

就连侦探也在工作的过程中,慢慢被舞蹈的旋律感染,走入舞场。

在舞老师的饯行舞会开始之前,妻子给杉山留下了字条,出门购物去了,像是给杉山留出了空间。

或是他们达成了某种和解,选择重新信任彼此、依恋彼此。

3

男主因“迷恋”一女子,而走进了舞蹈教室,却也在其中重新找回了生活的信心和快乐。

也因此,生活与婚姻的色调得以改变。

《谈谈情跳跳舞》,曾囊括日本第20届金像奖中的13项大奖(共14项奖项)。

影片以男性的视角看待生活和婚姻,片中的每个角色似乎都能从“舞蹈”这一媒介中获得继续前进的力量,和自己所能酝酿的另一种生命热情。

或许剧中的“舞蹈”只是一个喻体,至于化解各自人生中烦恼与苦痛,每个人不同。

顾随先生在《驼庵诗话》中,把人对烦恼与苦痛,分为三等,不同的人不同的对待:

第一等人,“‘不断烦恼而入菩提,烦恼是人的境界,菩提是佛的境界,唯佛能之。’

烦恼苦痛在这种人身上,不是一种负担,而是一种力量、动机。”

第二等人,“能借外来物减少或减免苦痛、烦恼”。

第三等人,“终天生活于苦痛烦恼之中,整个人被这种洪流所淹没”。

精辟之至。

生命的短暂与生活的繁琐,烦恼与苦痛在所难免。遭受“中年危机”,似乎也是岁月的另一种考验。

若除去隐喻与暗示,日本文学中不乏类似表现中年人的颓废与低迷的,不同时期有不同的作品:

从虚无、惆怅而又唯美到极致的《雪国》,到走进婚外情、激情满溢却偏激的《失乐园》,它们似乎都涉及了这个范畴,但表现方式对于现实生活似乎显得过于遥远。

而影片《谈谈情跳跳舞》则活泼了许多,它离当下的生活很近,治愈、解压,堪称教科书。

时间在流逝,日子在继续。“谈谈情跳跳舞”,从外部到内部,再从内部到外部……让停滞的生命热情得以继续,不妨“曲径通幽”,从生活的侧面进入,让一滴水溶入海洋。

作者:简y,精读读友会会员,从简约中汲取生活的清香。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